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黄金城 > 正文
赵正永案余波:延长石油原董事长沈浩、贺久长被查,事关港商刘娟
发布时间:2019-05-20  来源:陕北二后生  作者:

赵正永案余波:延长石油原董事长沈浩、贺久长被查,事关港商刘娟

拔出萝卜带出泥,原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案余波未平。

中国第四大石油公司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延长油田)前两任董事长沈浩、贺久长,都失联超过三个月。当地有消息人士披露,这两人都涉及赵正永案被组织调查。看来,2019年1月15日赵正永倒台后,陕西官场“地震”余波未了。

沈浩,人称延长石油“定海神针”,掌舵延长石油十年,开启大幅扩张之路,已经退休。接班的贺久长执掌延长石油四年多,声誉羸弱,目前还担任陕西省发改委排名第一的副主任。2019年1月15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布,赵正永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是2019年官方确认的首名正省级落马官员。赵正永先后卷入陕北千亿矿权案和秦岭别墅群案,导致落马。这两个案子水深火热,尤其前者吊诡、蹊跷。

陕西景区违建别墅难抑

秦岭别墅群案,多年来在陕西省备受关注。在元首对秦岭生态环境保护和秦岭违建别墅严重破坏生态问题先后六次作出重要批示指示,于2018年才得以拆除违建的秦岭别墅群。这次拆违整治,中央指派中纪委副书记、国家监委副主任徐令义担任专项整治工作组组长。陕西官场因秦岭别墅案持续震荡,从省级到局级很多官员纷纷落马。据媒体报道,涉秦岭别墅群案已有1000余官员被问话,不少人丢了“乌纱帽”。 前西安市委书记、陕西省人大副主任魏民洲,陕西前副省长冯新柱,陕西省委原秘书长钱引安,西安市长上官吉庆、西安市原政协主席程群力等高官,皆卷入秦岭别墅群案。其中,原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即是典型的问题官员。2019年初秦岭违建别墅群现象再次受到中央批评,但是,外界没想到几个月后媒体再揭示秦岭支脉——骊山出现破坏生态建设的别墅群。秦岭别墅群案甫风平浪静,骊山接茬惊现别墅群。4月28日,《中国房地产报》公众号爆出惊人消息,骊山国家森林公园西侧约2公里处,正在开建面积达20多平方公里的西安曲江临潼国家旅游休闲度假区。

4月29日,西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官方微博@西安发布就媒体质疑骊山建旅游度假区有关情况进行说明。但是,《新民晚报》公众号刊文,评点当地官方说明几乎没有回应媒体质疑。

陕西省秦岭违建别墅歪风,似乎刹不住车。由此看来,我们认为:中央专项整治工作组就秦岭别墅群案针贬陕西省和西安市政界严重的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问题,“对秦岭违建别墅始终不查实情、不出实招、不办实事、不求实效,却热衷于造声势出风头”,并没有在当地得到举一反三地彻底解决。中央整治言犹在耳而陕西违建别墅屡禁不止,陕西省政治生态当务之急严阵整风。

陕北千亿矿权案未了局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陕北千亿矿权案相比秦岭别墅群案,更是扑朔迷离。

从2018年上半年开始,前央视名嘴崔永元复仇范冰冰、冯小刚、刘震云和华谊兄弟等《手机2》电影剧组和出品团队,从而掀起国家整顿娱乐圈逃税风暴。崔永元人气爆棚,再接再厉披露陕北千亿矿权案。从2018年12月底至2019年3月2月份,崔永元联袂陕北千亿矿权案举报人、榆林市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凯奇莱”)老板赵发琦在微博连续爆料离奇的案中案——最高人民法院丢失二审卷宗案。当时,舆情沸腾。各路媒体、自媒体先后报道与发文,试图逼近真相。其中,《“员外郎”王林清》、《中央调查最高法卷宗失窃案,王林清法官平安否?》等文章反响甚远。但是,2019年2月22日,中央联合调查组公布了该案中案的调查结果,卷宗丢失系曾参与审理并发视频自保的最高法民一庭助理审判员王林清本人故意所为,王林清涉嫌违法犯罪线索已移交公安。此结果一公布,天下讶异!而今,范冰冰补罚税款后,蠢蠢欲动计划复出。誓言狙击范小姐的崔永元举报陕北千亿矿权案案中案折戟沉沙,未能给力遏制她东山再起。公众十分厌恶范冰冰小姐计划复出,她能否成功复出娱乐圈就看中宣部和国家广电总局会不会按相关规定扼杀她这一个污点明星。人们继续八卦范冰冰的同时,依旧紧密关注悄然退隐的崔永元之动向。

陕北千亿矿权案及其案中案的三个举报人结局不佳,法官王林清被抓,崔永元蛰伏无声、赵发琦下落未知。与之对比的是,被赵发琦长年举报的陕北千亿矿权案关键人——陕籍港商、历任陕西与广西政协常委刘娟,依然神龙见首不见尾。至今,公众将陕北千亿矿权案比喻成一个男人与女人的战争,即赵发琦与刘娟之间的纠纷。两人之间的“战争”撂倒了前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奚晓明,影影绰绰地牵扯着最高院的其他中高层管理人员。不过,案件漩涡里的关键人刘娟之结局终究如何,仍然是公众欲知分晓的一个社会焦点。

延长油田两原董事长被查,事关神秘港商刘娟

造成赵正永倒台的两大窝案迄今眉目不清,留待公众追问不懈。此刻,闲话少叙,言归正传。

2017年2月至4月,十八届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对陕西省开展了巡视“回头看”,巡视组曾对陕西矿产资源领域的腐败专门提出过意见,指出矿产资源探矿、开釆、经营及国有公司增资扩股等方面的腐败问题“还没有揭开盖子”。赵正永落马的案源之一是陕北千亿矿权案,牵涉延长油田。而沈浩、贺久长深耕陕西煤矿、油田等领域是矿权腐败的高风险地。据此,我们感到赵牵扯出沈、贺二人实属必然。自《中国青年报》多年前报道陕北千亿矿权案起,传媒界已经详细报道了陕北千亿矿权案和延长油田之间的瓜葛,中介人即使神秘的港商刘娟。

2003年8月25日,凯奇莱和陕西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简称“西勘院”),合作精查横山县波罗—红石桥勘查区(波罗井田)。波罗井田位于榆林市的榆阳区与横山县境内,许可勘查面积为279.24平方公里,后来初步勘探储量近20亿吨。随着煤矿价格一路飙升,此煤矿在“煤炭黄金十年”市场估值曾达3800亿元。

2005年12月14日,陕西省国土厅致函陕西省地矿局称,收到时任陕西省政府领导的批文,“要求我厅对中国化学工程集团、香港益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香港益业”)要求参与陕北榆横项目配套井田勘查工作的报告提出意见。

后来,凯奇莱老板赵发琦举报西勘院违法毁约,2006年4月12日把波罗井田“一女二嫁”给香港益业老板刘娟。然而,据财新报道,刘娟直到2016年都没有拿到探矿权,而没有探矿权的刘娟,“却还是在半年左右时间拿到了环评、安评、水评、土地预审等五部门的手续”。 刘娟入局在凯奇莱与西勘院的纠纷,特别令人意外。公开报道显示,刘娟在1980年代曾在陕西省政府办公厅当打字员,1990年代移民香港从商,先后还任陕西省、广西区政协常委。1993年,离开陕西省府的刘娟远赴香港成立香港益业,第二年即以港商身份回到西安大手笔投资。彼时,她的丈夫赵大新担任雁塔区副区长。(以后,赵大新调往北京与她离婚,那是后话。)她短短一年拥有不菲的身价,没人清楚刘娟的资金来源与资产规模。

2007年6月5日上午,榆林市陕北能源化工基地榆横煤化学工业园,“女港商”刘娟迎来了商海生涯的加冕礼。在中化益业240万吨/年甲醇MTO一期60万吨/年甲醇项目及配套煤矿项目的开工仪式上,时任陕西省副省长洪峰率省政府、省发改委、省国土资源厅、省环保局等部门领导,与榆林市相关领导出席,到场领导还有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胡启立、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原部长郑斯林、国家安监局原局长张宝明、国家能源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徐锭明等。刘娟对于这一切不会感到陌生。仅仅在六个月以前,她以陕西省政协常委、25位港澳侨委员之一的身份,在“两会”期间参加了与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的会见。

2008年11月,刘娟与陕西国企延长石油展开合作。刘娟将涉案的波罗煤田配置给旗下公司益业投资,延长石油有意合作开发。双方将刘娟掌控的两家公司中益能投和中益能源估值4.9亿元,延长石油投入资金2.499亿,分别占股51%。为此,赵发琦以前陆续向陕西省委书记等各级相关官员实名举报刘娟和延长油田之间存在严重的国资流失问题。他反映,延长石油和中益能投在陕西榆横煤化学工业区一期在建项目中以虚假在建工程作价评估套取国有资产;延长石油和中益能源共同委托陕西正德信资产评估公司以非法开采的波罗煤矿作价评估,涉嫌合谋骗取国有资产。

2010年6月,延长石油向陕西省国资委申请对收购资产评估报告备案。后者审核发现,评估报告存在虚假、违规等问题,并对两份评估报告不予备案。但在2011年,合作申请奇怪地得到陕西省国资委批准,而合作资产评估并未完成。吊诡的则是,2013年5月陕西省国资委的调查报告认为,刘娟的公司和延长油田合作不存在国有资产流失、合谋骗取国有资产等问题。为此,2013年6月21日新华社经济参考报记者王文志报道(《延长石油被指亿元国有资产流失》。紧接着7月29日,新华网陕西频道报道,称“陕西省国资委:未发现延长石油‘合谋骗取国有资产"。延长油田与刘娟公司勾兑陕北千亿矿权案的期间,其董事长先后就是沈浩、贺久长。那么,两个前后任原董事长的犯罪情节到底如何,只要查清关键人刘娟就昭然若揭了。

就陕北千亿矿权案维权,赵发琦一路打官司。围绕赵发琦的刑事、民事、行政等官司,斯伟江、迟夙生、浦志强、杨金柱等知名律师参与为他辩护。赵发琦恢复自由,唯余民事官司。他从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一路打官司到最高法院胜诉,导致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长奚晓明及其律师儿子和陕西省发改委原主任祝作利、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原厅长王登记、西勘院原院长陈磊、延长石油原总经理王书宝、榆林市原市委书记胡志强等一干官员落马。

追究陕北千亿矿权案法律责任的官员,轮到了延长油田的两任原董事长贺久长、沈浩。二人先后在2019年春节前后被组织带走协查,2019年1月底贺久长被带走协助调查,春节后的2月初沈浩也遭协助调查。 

官方何时正式公布调查延长油田两任原董事长沈浩、贺久长,公众拭目以待。他俩将得到怎样的定罪量刑,亟待调查云山雾罩的陕北千亿矿权案关键人——刘娟。

毕竟,解铃还需系铃人。

【附】 简介

沈浩:1953年出生,2007年3月——2015年6月任延长石油董事长(局长)、党委书记。在此之前,沈浩在陕西铜川下乡插队,并在铜川矿务局工作超过30年,从基层做到铜川矿务局局长,之后仕途一路发展,兼任铜川市委常委数十年。之后历任陕西省煤炭运销(集团)副总经理、党组副书记,陕西煤业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陕西煤业化工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

贺久长:1960出生,2013年2月——2015年6月任延长石油总经理,2015年6月-2017年6月任延长石油董事长、陕西延安石油天然气有限公司董事长。2017年6月19日,陕西省人民政府决定任命:贺久长为陕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正厅级),分管经济运行调节办公室(运行监测与应急处(组)、运行调节处(组)),农村经济处,产业协调处。





特别提醒:本站作为信息发布平台,信息均由用户自行发布,所涉及的全部信息(包括图片等)仅供参考,真实性未经证实,请谨慎采用,风险自负。本网站不保证此信息完全真实、全面、有效,也不构成任何建议。详细请见本站 法律声明。双方在交易时应主动核实对方身份及所发布信息真伪。如发现虚假信息,请及时报告给我们。
相关资讯